專題文章:防範照顧殺人

作者:info於 2020年08月23日 00:23:48
138
次閱讀

照顧者需要有所自覺和警惕,並且主動尋求資源和喘息的時間、空間,並且練習放心、放手和放下;未負擔照顧責任的親屬,也應該學習擺脫傳統價值觀,沒有出錢出力,就少說兩句。尚祈中央開放長照心理專業服務透過遠距諮商的方式進行心理危機處理,不但能爭取時效性,也能確保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



嘉義市驚傳老翁闖進養護中心,企圖用床單悶死妻子、灌酸,不但造成夫妻雙雙重傷,還波及一旁無辜。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多年來長照居家心理支持、關懷服務發現,台灣家庭大多傳統,多半認為老弱生病的家人要自己來顧,親情放養或外包就代表自己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對不起其他親屬,照顧責任經常落在單身者、老邁配偶或媳婦身上;親屬多半也因傳統價值觀、缺乏照顧背景知識,對照顧者抱持高度期待,並施加「應該」壓力,互相甩鍋之下,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逐漸成為封閉的小團體。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共處密閉生活環境,社交限縮,資訊不流通,久而久之發展出凝結又封閉的共生關係,面對日漸失能退化的被照顧者,照顧者可能:

1.發展出過度保護的照顧方式。

2.忽略自身情緒反應:不耐煩、性急、生氣、憤怒、壓力大、自責、自貶、恨鐵不成鋼、憂鬱、無助、無望。

3.咎責式的關心、責罵、打、暴力虐待、玉石俱焚的想望。

4.將自身需求和情緒投射在被照顧者身上,因壓力而想尋求喘息或解脫的想望投射在被照顧者身上,發展出過份美化、奇幻式的因應方式,例如,共赴黃泉。

照顧殺人、攜子自殺的樣態某種程度符合照顧者和被照顧者失功能的共生關係,照顧者因長期照顧所累積的情緒壓力過於滿溢,看不見也感受不到,其實受照顧者,被照顧者所豢養出來的自私(嬰兒時期叫做自大全能),讓他的身心狀態比照顧者要來得好,照顧者的資源撤除之後,被照顧者反而可能被激發出生存利基。


所以照顧者需要有所自覺和警惕,並且主動尋求身心醫療資源和喘息的時間、空間,並且練習放心、放手和放下;未負擔照顧責任的親屬,也應該學習擺脫傳統價值觀,沒有出錢出力,就少說兩句。


尚祈中央開放長照心理專業服務透過遠距諮商的方式進行心理危機處理,不但能爭取時效性,也能確保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


本文作者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聊聊心理治療所院長。

防範照顧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