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當一個蘿蔔不再只是一個坑,雞肋長照,便宜了誰?

作者:info於 2018年11月16日 02:00:34
271
次閱讀

醫療到底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剛性需求,還是"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可以囤貨保心安的東西?沒有人會嫌錢太多,便宜永遠不夠便宜,便宜會讓人覺得浪費也沒有關係,便宜只會讓人可以有嫌棄的餘地,便宜的服務終究只有被當雞肋的份,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付出必要的成本,是一種心理準備,是一種自我承擔,是一種願意負責,讓案家和專業人員都知道要對得起今天50分鐘的專業服務,也確保案家珍惜、不濫用資源。



質是醫療,量是商業,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在台北市衛生局長照科今年最後一次的專業C碼聯繫會議上頭,長官開宗明義:
台北市長照服務量,六都最後一名。

民眾為什麼都不申請長照咧?
技正說,很多人跟他說,一次付$440太貴(包含一般戶部分負擔$240,交通費$200)。

上一次的聯繫會議,長官聽不懂我說的"不在自己地盤,很難做事"的為難。也難怪這一次會這樣線性因果推論。

新北市兩個月前發了一紙公文,除禁止B單位向案家收取交通費,也直接將16%部份負擔降成10%。

聽說中央衛福部很生氣,因為部份負擔是從醫療行為衍生出來的費用,醫療行為不得降價、優惠、具有商業競爭性、不得廣告、不得削價競爭。

但是台北市政府卻準備削專業人員的價,去跟六都競爭,只為了一、兩個人跟他說太貴,以為便宜交通費$200元,台北市的長照專業服務量就會衝出來。


醫療便宜一點,就會多多益善?除非是整形,不然誰想要失智失能?

新北市疑為政策買票,台北市選情緊張也不惶多讓。

柯市長口口聲聲說要尊重專業,但台北市長照居家即將比照新北市,禁止專業人員向案家收取交通費$200。

$200包含時間成本,包含體力透支,包含電話管銷費,包含車損意外、颳風下雨、豔陽曝曬的人力物資保養費用,包含對專業人員的基本尊重,也讓案家覺得今天付出成本,就要努力有所收穫,負擔起對於改變的責任。沒有人會覺得醫療太便宜而刺激消費行為,畢竟醫療又無法商業化,價格不可具有競爭性,有B單位不收部分負擔還被羅織促銷、惡性競爭之罪,這時難道做公益不行嗎?



一下不得不收部分負擔,一下禁收交通費,一國好幾制,專業人員好錯亂



當服務量吊車尾,又以商業績效的角度,為求衝量而減價,這時又要求B單位拿出做公益的道德良心--台北市長官說了,不會像新北市這麼狠,突然發一紙公文,現在進行的是"道德勸說",況且衛服部當初定價已提高給付,大家就不要太貪心了!中央和地方一起雙刀論證,讓我這死老百姓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神經超級錯亂。



健保制度已經是溫水煮青蛙,現在試圖豢養起便宜的雞肋...

醫療到底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剛性需求,還是"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可以囤貨保心安的東西?沒有人會嫌錢太多,便宜永遠不夠便宜,便宜只會讓人覺得浪費也沒有關係,便宜只會讓人可以有嫌棄的餘地,便宜的服務終究只有被當雞肋的份,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付出必要的成本,是一種心理準備,是一種自我承擔,是一種願意負責,讓案家和專業人員都要對得起今天50分鐘的專業服務,也確保案家珍惜、不濫用資源。

台北市衛生局抱怨台北市長照服務量六都最後一名,這要分成兩部分來看,一個是申請,一個執行,只能說,一、台北市醫療資源便捷豐富,三步一診所,五步一醫院,就醫非常便利,許多個案同時在醫院或診所做復健、看診,又有外籍移工或特別護士在照顧,所以壓根沒想要申請長照,因為沒有剛性需求,申請量低,自然服務執行總量不高。




首善之都,民眾健康識能高,居家醫療涵蓋率高,到底長照居家是要衝量衝到哪裡!?


台北市有許多老舊公寓,令案家就醫困難,影響個案外出走動、人際互動、社會參與的機率,住家沒有電梯但經濟狀況尚佳者可租賃或購入爬梯機,狀況不佳者有健保給付的居家醫療團隊進駐,首善之都執行居家醫療的單位密集度高,案家普遍迅速得到很好的照料,這些案家尚可維持生活功能與品質,長照資源介入聊備一格,當介入之後,狀況沒有快速大幅跳到更好的境界時,自然就心理疲乏而淡化專業人員的功效。只能說,首善之都,民眾的醫療滿意度閾值較高,自然一兩次之後就不續約,使扣打沒用完,影響執行率。




如果醫療是專業,哪有秤斤論兩、討價還價的份?除非當你是有執照的高級家教,不買到一個CP值高的心不死!


二、家屬照護能量豐沛,常遇到進案家一次,家屬便能融會貫通,依照諮詢建議的方向和內容來調整照護行為,自然也就不續約,使執行率降低,進而拉低整體服務量。

三、包裹式服務組合,一個月要服務滿3次、4次、6次才能核銷,內涵也有"同一療程"的精神,但我覺得一次一次在行政與實務操作上比較有彈性,一組3次才算做好做滿無形中升高彼此--財源行政端、執行端、需求端的壓力,先把預算框住,自然有執行率的問題,偏偏很多案家就不需要做滿一組,當然整體執行量最低啊!

拿專業人員獻祭做功德,兩百元當作公益功德金,被扣上對民眾強取豪奪的大帽子,還被長官暗示不滿意明年可以不特約,如同慣老闆的台詞:不爽做就不要幹,回家吃自己!B單位真的很憋屈!

可以想見日後服務量只會更低,因為1.認知功能正常,一計算成本就知不划算的專業人員流失,影響量能。2.留下的人會將不滿流露於服務之中,閾值已經很高的案家自然不會再申請服務。3.為反映成本化零為整,出動一趟乾脆做兩個扣打,服務天數人次下降。



我知道你很棒,但你太貴了!(滿臉黑人問號...)

如果家鄉好,何必出走?專業人員都到大陸蹭飯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到時候,就等統一才能有長照專業人員來為台灣人民服務了。環境體質不好,到處都有北漂的靈魂;到處都有削價競爭,只要不被尊重,就會有漂移的心,價格與價值之間,誰用便宜來破壞平衡供需?台北市政府削專業人員的價,去跟六都競爭,十分遺憾!

其實以台北市醫療資源密集程度,居家醫療的涵蓋性和普及性,根本不需要長照居家!只需要沒有電梯的住戶補助爬梯機,交通接送再擴大,獎勵自行開業者自辦預防延緩失能失智團體課程,來參與復健者就可以拿補助金,我相信台北市的長照量一定比101還要高,比海還要深,年年得第一!(鼓勵大家都來失能失智?ㄟ...怪怪的...怪怪的...)




本文作者


張銘倫,聊聊心理治療所院長,與雙北長照醫療服務特約,為了跑長照居家快要爆肝猝死,結果搞到現金流量太低快要倒閉...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當一個蘿蔔不再只是一個坑,雞肋長照,便宜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