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校園版Me Too,權力不對等的性騷擾Who Cares? We care!

作者:info於 2020年03月14日 03:00:00
1046
次閱讀

台北市一家公立高中爆出男老師性騷擾多名女學生,性平會建議該名男老師應記申誡和接受性平教育8小時,引發受害女學生與校友不滿。學校性平會是根據性別教育平等法所設立自主調查、處理性別案件之單位,多由學校老師自選形成委員會,除調查報酬甚微,老師間彼此有同事情誼,不輕易撕破臉,提前使受害學生體驗虛假的掛名正義,影響教育的功能。期待學校行政單位、教師、校長能對此事勇於危機處理,並設有監督制度,而非流於逃避遮掩,才是真正負責任與解決問題的做法。




性平會基於老師間私人情誼,裁判結果無法客觀、確實


台北市一家公立高中爆出男老師性騷擾多名女學生,性平會建議該名男老師應記申誡和接受性平教育8小時,引發受害女學生與校友不滿。曾任學校輔導教師的林玉珊諮商心理師表示,學校性平會是根據性別教育平等法所設立自主調查、處理性別案件之單位,多由學校老師自選形成委員會,除調查報酬甚微,老師間彼此有同事情誼,不輕易撕破臉,這雙重關係、雙重角色壓力,導致調查裁判結果無法客觀落實,實難期待出現正義勇者,這是人性的自私,但處遇這角色的確為難,可能需引入公正第三方來協助調查。

教師擁有掌握學生成績的權力,受害女同學是體制下、男女、階級權力不平等的受害者,在缺陷體制下二次受害,宛若遭社會霸凌。何況,教師為人師表,應是學生尊敬、仿效的對象,此事件除有傷教師形象外,更對學生做了最壞示範,提前使他們體驗虛假的掛名正義,影響教育的功能。期待學校行政單位、教師、校長能對此事勇於危機處理,並設有監督制度來改進
「師師相護」陋習,非流於逃避遮掩,才是真正負責任與解決問題的做法。

 

特教學校臨床心理師,張瓊文則認為,教育制度和教師應為青少年的性自主權設立模範,青少年遭到原本應該教導你正確觀念的人、保護你免於傷害的人,侵害身體界線,是一件會令學生感到不可思議、震驚,並感覺被背叛、被遺棄的創傷事件。 從旁得知的社會大眾,潛意識中也會勾出「權利不對等」、「趁其不備」等過去暗黑歷史中集體潛意識,破壞了人際信任與和諧這些重要社會資產。


階層關係的性別不當互動應妥善處理



她認為,對於師對生、老闆對員工、上司對屬下、ㄧ般人對身心障礙學生等階層關係的性別不當互動,處理程序一定要公正、公開,處理原則也需從嚴處置,符合社會與法治共識的基礎來裁量。


聊聊心理治療所院長,張銘倫臨床心理師表示,某些成人會濫用他支配孩子的權力,令孩子深陷罪惡感、羞恥感和極度沮喪之中,即便誘惑沒成功,孩子內在也陷入混亂,對人喪失信任,即便受害女學生已經畢業離校,加害人與學校仍應共同負擔學生的心理諮商與治療的費用,以期減低學生心理創傷對往後人生的影響。


採訪/編輯 張銘倫 臨床心理師





校園版Me Too,權力不對等的性騷擾Who Cares? We care!